恒言中文网 > 少年风水师 > 19 女特工
    简单的冲了个澡之后,他换了身衣服,来到了客厅。

    杜红已经把面条给他盛好了。

    吴悠悠看了看,问爷爷,“二爷爷呢?”

    “他回去了”,吴君玉说,“你快吃面吧,一会凉了。”

    吴悠悠哦了一声,来到沙发前坐下,拿起了筷子。

    杜红端着一盘炒鸡蛋和一盘酸辣土豆丝走进客厅,把菜放到了茶几上,“刚炒的,趁热吃。”

    “谢谢奶奶”,吴悠悠端起碗,吃了起来。

    杜红在他身边坐下,笑眯眯的看着孙子,越看越喜欢。

    吴君玉想了想,吩咐她,“你先去屋里,我们爷俩说点事。”

    “什么事?还背着我?”,杜红问。

    “东林寺的事”,吴君玉说,“你女人家的,别听这些,去屋里。”

    “不是办完了么?”,杜红纳闷。

    “你别问那么多”,吴君玉皱眉,“赶紧的!”

    杜红想了想,站起来,吩咐吴悠悠,“一会吃完就放着,奶奶收拾。”

    吴悠悠一笑,点了点头。

    杜红转身走里屋,把门关上了。

    吴君玉看了里屋一眼,凑过来坐下,小声问吴悠悠,“东林寺那边,真的不会再出事了?”

    “不会了”,吴悠悠说。

    “真的?”

    “真的。”

    吴君玉这才踏实了,长出一口气,“这就好,如果再出事的话,那咱吴家的招牌,可就真的保不住了……”

    “您放心吧”,吴悠悠说。

    吴君玉看看他,接着问道,“你超度了那和尚,对你会不会不好?”

    吴悠悠摇了摇头。

    “真的?”,吴君玉不放心。

    吴悠悠点了点头。

    吴君玉松了口气,“那就好……”

    吴悠悠笑了笑,继续吃面了。

    ……

    当夜无话。

    第二天上午,吴悠悠吃过早饭,背着渔具,再次来到了运河边。

    他收拾好鱼竿,先打窝,然后上饵,下钩,不慌不忙坐下,看着水中的浮子,耐心的等着了。

    鱼很快来咬钩了。

    他静静的看着浮子,看准机会,果断的起杆,一条鲫瓜子被钓出了水,扑腾着落到了远处的地上。

    吴悠悠嘴角一笑,起身走过去,拿起鲫瓜子,起了钩,回来放到了小桶里。

    接着他重新上饵,准备再次下钩。

    这时,他手机响了。

    他放下鱼竿,拿出手机一看,是一个陌生号码打来的。

    他直接给挂了,接着将钩下到了河里。

    那个号码又打过来了。

    他又给挂了。

    但是对方锲而不舍,沉默了几秒之后,又打过来了。

    吴悠悠想了想,接听了,“喂?”

    电话那头是个女孩的声音,很好听,也很礼貌,“喂?请问是吴悠悠么?”

    “是我,你是哪位?”“我姓唐,叫唐宁”,女孩说,“我奉命来沧城接你,马上就到南河镇了,请问你现在在哪?”

    “我认识你么?”,吴悠悠问。

    “现在还不认识,一会就认识了……”,唐宁说,“我很快就到了,你现在在什么位置,方便告诉我吗?”

    吴悠悠没说话。

    “喂?吴悠悠,你在听吗?”,唐宁问。

    “你是女特工?”,吴悠悠问道。

    唐宁一愣,“你怎么知道?”

    “你要接我回上京?”,吴悠悠又问。

    “对……”

    “你们有事需要我帮忙?”

    “对……”

    “我妈妈不同意,你老板就直接派你来接我了?”,吴悠悠问。

    唐宁怔住了,“你……”

    “我说的对么?”,吴悠悠问。

    唐宁咽了口唾沫,“……对……”“我不去”,吴悠悠说完,把电话挂了。

    他转身坐下,继续钓鱼。

    十几公里外,正在开车的唐宁急了,“喂?喂?吴悠悠?!”

    她赶紧再拨过去。

    吴悠悠直接关机了。

    她无奈,随即拨通了老板何丹的电话,“老板,那个小孩把我电话挂了,我再打,他关机了……”

    上京这边,何丹看了一眼对面的唐思佳,淡淡的说了句,“知道了。”

    “那现在怎么办?”,唐宁问。

    “按原计划办”,何丹说。

    “明白!”

    何丹把电话挂了。

    她深吸一口气,抬起头,认真的看着唐思佳,“唐小姐,我知道,您就小少爷这一个儿子,舍不得他冒险。我向您保证,我会派409最优秀的女特工和小少爷一起去执行这个任务,绝对保证他的安全!”

    唐思佳态度坚决,摇了摇头。

    “这不是我个人的事,是国家的事”,何丹耐着性子解释道。

    “我说了,我儿子还不到十九岁”,唐思佳说,“他现在不是风水师,他不能给人办事。”

    “我不是请小少爷去看风水”,何丹说,“我是请他做别的事……”

    “那你告诉我,你到底要让他做什么?”,唐思佳问。

    “这是机密,我不能说……”,何丹说。

    “你不能说,我不逼你”,唐思佳看着她,“我不想让我儿子冒险,请你也不要逼我,好么?”

    “我不是逼您唐小姐,我是在求您!”,何丹眼圈红了,“为了这件事,我们已经牺牲了五个战友,其中还包括我的丈夫!我们已经被逼到了悬崖边上,已经无路可退了!现在能帮我们的,只有少爷,可是少爷二十年前就去了终南山,我们根本找不到他。小少爷是我们唯一的希望了,求求您,帮帮我们吧……”

    “你丈夫……”,唐思佳吃惊的看着她,“……他牺牲了?”

    何丹强忍着泪水,点了点头。

    “我们409是执行秘密任务的单位,我们的很多战友,包括我和我丈夫,都是有一些神通的”,她深深地吸了口气,“但是这一次,我们的对手太强大了……”

    唐思佳心疼的看着她,眼中闪出了泪光。

    何丹捂住脸,泪如泉涌,伤心的哭了。

    听澜本尊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更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