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言中文网 > 少年风水师 > 17 俩神
    路上无话。

    爷俩回到马家大宅,二爷重新画了几道符,准备超度马志国。

    画完符之后,他放下毛笔,想了想,问吴悠悠,“孙子,还有个事我想不明白,你说那和尚如果就此收手,那不就不用去做那个什么尸陀林主的奴隶了么?”

    吴悠悠摇头,“开弓没有回头箭,他没得选择。”

    “怎么说?”,二爷不解。

    “除非他一直不报仇”,吴悠悠说,“否则只要他开始复仇,两个月之内,就必须吃够七个人的五脏六腑。吃够了,他虽然会堕入魔道,但毕竟可以在尸陀林内获得永生;要是吃不够,两月之期一到,他也就魂飞魄散了。”

    “难怪我说封印他,他不同意呢……”,二爷深吸一口气,看看吴悠悠,“这些东西,都是谁教你的?”

    “没人教我,我自己学的”,吴悠悠说,“我家里有好多古籍,有的是我妈妈给我买的,有的是我赵大爷和黑大爷给我送去的,我从小就喜欢看那些。什么炎夏的佛家道家,天竺的古密教,樱花国的阴阳术,西洋的黑魔法,炼金术,乃至血族的很多秘密,我都是从那些书里看来的。”

    “这个血密之咒,也是从那些书里看来的?”,二爷问。

    “嗯”,吴悠悠点头。

    “这样啊……”,二爷明白了,接着问他,“对那和尚,你怎么了解的那么清楚?”

    “我用的卦”,吴悠悠说。

    “你什么时候起的卦?”,二爷问。

    “就是今天上午”,吴悠悠说,“我在屋里洗脸,您和我爷爷说这个事的时候。”

    “就那一卦,你就把这些都看出来了?”,二爷惊奇的问。

    吴悠悠点了点头。

    二爷无话可说了,他神情复杂的看着吴悠悠,即欣喜又失落……

    吴悠悠不解的看看他,“二爷爷,您怎么了?”

    二爷叹了口气,“没什么……那什么,你去把马家人喊进来吧。”

    “嗯”,吴悠悠没多问,转身走向门口。

    二爷使劲搓了搓脸,看着孙子的背影,欣慰的笑了。

    吴悠悠来到门口,打开了大门。

    外面的马志龙等人见门开了,赶紧凑过来,“小少爷,怎么样了?”

    “杀人的黄皮子已经被我二爷爷杀掉了”,吴悠悠说,“现在要为死者做超度,你们进来吧。”

    “二爷把黄皮子杀了?”,马志龙愣了一下,赶紧问,“刚才那道雷?”

    “嗯”,吴悠悠点了点头。

    马志龙长出了一口气,转身看着子侄们,“你们都听到了吧?二爷把那黄皮子杀了!”

    马子清哭了。

    马子健,马子明等人也跟着哭了。

    他们纷纷跪下了。

    “别在这哭”,吴悠悠说,“去院子里哭吧。”

    他转身回到了院子里。

    马家人跟着进了院子,呼啦一声跪在法坛前,放声大哭。

    二爷看了看马家人,拿起七星宝剑,略一沉思,吩咐吴悠悠,“你别看了,去外面等我吧。”

    他知道自己的两下子跟吴悠悠没法比,不想在孙子面前露怯了。

    吴悠悠点了点头,转身走出了院子。

    二爷松了口气,宝剑一挥,啪的一声拍到案上,唰唰唰几剑耍出,凌厉而帅气,掐指决拿起一道符,口中默念咒语,开始超度亡灵了……

    吴悠悠来到外面,见门口有很多凳子,随手拿了一个,坐下了。

    他拿出手机,找了个电影,看了起来。

    刚看了个开头,院子里的二爷急了,高声念咒,“……诸神速来,急急如律令!”

    吴悠悠心里一动,下意识的抬头一看,只见胡同口有两个人影,正紧张看着他,不敢过来。

    这俩不是人,是神,因为他们身上都有淡淡的白光。

    这是比较低级的神,如果是高级的,这光就是金色的了。

    吴悠悠愣了一下,站起来,知趣的躲开了。

    那俩神赶紧冲他一抱拳,嗖的一声,走进了马家大宅。

    吴悠悠有些纳闷,但没多想,拿了凳子坐到一边,继续看电影。

    不一会,那俩神带着马志国的魂魄出来,化作白光飞走了。

    吴悠悠看到了这一幕,没当回事,继续看电影了。

    又等了几分钟,二爷在马志龙等人的陪同下,出来了。

    吴悠悠一看,收起手机,站了起来。

    二爷的脸上满是汗水,如释重负般的看了看吴悠悠,“走了。”

    吴悠悠点了点头,“嗯。”

    他跟在二爷身后,走向马子健的车。

    马志龙和马子清一个劲的感谢爷俩,走到车前,马志龙从口袋掏出厚厚的一个大红包,双手捧着递给了二爷,“二爷,这个您拿着……”

    二爷一皱眉,“你这是干嘛?”

    “这是规矩……”,马志龙说。

    “吴家人办事,从来不收两茬钱,你收起来!”,二爷严肃的说。

    马志龙感激的看着他,“二爷,您听我说,这个事吧……”

    二爷眼睛一瞪,“我让你收起来!”

    马志龙愣了一下,看了看手里的红包,很犹豫,“二爷,您看这……”

    “我说了不用就不用”,二爷说,“记住我刚才跟你说的,你赶紧带人去办,办好了,东林寺就不会再出事了。”

    马志龙很感动,收起红包,点点头,“好,祠堂下面的碎坛子,我马上带人去挖出来,建庙供奉,您放心!”

    “记住了,这寺庙就叫东林寺”,二爷强调,“那坛子必须供奉在大毗卢殿里,一年四季你们都要上香供奉,千万不能马虎了!”

    “嗯”,马志龙点头,“您放心,我记住了!我先把碎坛子重新装殓了,供奉在祠堂,明天我就着手办修庙的事,到时候,我再去南河镇请您……”

    “你不用请我,我不擅长这些”,二爷说,“这个你得请专业的,别怕花钱!”

    “好”,马志龙点头。

    二爷看看吴悠悠,“走吧。”

    “嗯”,吴悠悠点头。

    爷俩转身上了轿车,马子健关上车门,接着开门上车,发动了车子。

    “路上慢点开,注意安全”,马志龙叮嘱马子健。

    “好的三叔,您放心”,马子健说。

    轿车缓缓的开出胡同,沿着大路,离开了东林寺村。

    马志龙目送轿车走远,这才松了口气,转身回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