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言中文网 > 少年风水师 > 16 复仇的邪术
    “你说谁法力有限?”,二爷冷笑。

    “贫僧绝无轻视二爷之意”,和尚说,“说到这超度,二爷可以超度世间各种冤魂,但贫僧已经吃掉了五副脏腑,以二爷的法力,杀贫僧易,度贫僧难。只有这位小施主,可以度贫僧脱离苦海,重入轮回。”

    二爷听了这话,脸色这才好些了。

    他转过来问吴悠悠,“这个事,你能管么?”

    吴悠悠没说话。

    和尚双手合十,诚恳的看着他,“小施主……”

    二爷犹豫了一下,对和尚说,“和尚,我孙子还没正式出道,超度这样的事,他不能给你办。你看这样行不行,我先把你封印了,一个月后,等他过了十九岁生日,再让他超度你。”

    和尚苦涩的一笑,摇了摇头。

    “贫僧等不了一个月了”,他说,“若小施主不答应,那贫僧就只能继续吃马家人的脏腑,吃够七副,贫僧自然离开这里,再不会残害马家的人。”

    二爷皱眉,“你四百多年都等了,这一个月等不了?”

    和尚沉默了。

    他转身走向女人。

    “我答应你”,吴悠悠说。

    和尚停下脚步,转过身来。

    “悠悠!”,二爷一皱眉。

    吴悠悠没理会二爷,他看着和尚,淡淡的说道,“我超度你。”

    和尚感激的看着他,双手合十行礼,“多谢小施主。”

    吴悠悠点了点头,转身吩咐二爷,“二爷爷,您把那位阿姨抱进屋,我来超度玄森大师。”

    “悠悠,你别冲动!”,二爷神情凝重,“超度不是闹着玩的,你还没出道,不能碰这个!不然万一对你不好,我怎么向你妈妈交代?!”

    “您放心”,吴悠悠说,“不会有事的。”

    “不行!”,二爷态度坚决,“我不能让你冒险!”

    吴悠悠一皱眉,转头冲他一使眼色,“二爷爷!”

    二爷明白他的意思,这和尚已经入了魔道了,难得这会他清醒,主动要求超度。如果这会不超度他,一会他的魔性上来,你就是想超度他也不可能了。到时候,只能用雷劈死他,可那样一来,这女人和屋里的孩子,只怕也都要跟着陪葬了。

    和尚默默的看着二爷,眼中又透出了寒光。

    二爷犹豫了一下,一跺脚,走进阵法,抱起女人,进屋了。

    吴悠悠看看和尚,“玄森大师,我这就超度你。”

    和尚眼中的寒光随即消失了,恭敬合十,“谢小施主……”

    他缓缓的坐下了。

    吴悠悠退出通灵阵,掐指决,念起了度魂咒。

    “阴阳有司,三才无极,魄归日月,魂入九天,符中真灵,自得自在,金光护体,自往自行,五行六道,随缘而入,生宫死门,随缘而生,得此令者,见令即行,此奉七星北斗真君如旨,急急如律令!”

    念完后,他一指通灵阵中的和尚,“度!”

    和尚身上金光一闪,血袈裟消失了,变成了一袭白色僧袍,脸上也干净了。

    他双手合十,感激的看着吴悠悠,“多谢小施主……”

    “大师不必客气”,吴悠悠说,“去轮回吧。”

    和尚站起来,化作金光,缓缓的消散了。

    吴悠悠轻轻说了句,“收!”

    通灵阵瞬间消失了。

    院子里又恢复了宁静,仿佛什么都没发生。

    二爷从屋里出来,抬头一看,见通灵阵不见了,和尚也不见了,不由得一愣,问吴悠悠,“办完了?!”

    吴悠悠点了点头。

    二爷难以置信,“你奶奶的!怎么这么快?”

    “超度不就是很快么?”,吴悠悠纳闷,“难道需要很长时间?”

    二爷老脸一红,尴尬的清了清嗓子,走过来,问他,“那个……你没事吧?”

    吴悠悠摇头,“没事。”

    “会不会对你有什么影响?”,二爷问。

    “不会”,吴悠悠说。

    “你确定?”,二爷不放心。

    “确定”,吴悠悠说。

    “那就好……”,二爷这才松了口气,“那咱们回去,超度马志国吧。”

    “好”,吴悠悠点头。

    爷俩走到墙边,翻出院子,返回马家大宅。

    路上,二爷想起个事,问他,“对了,那和尚说的血密之咒,是怎么回事?”

    “血密之咒源自古密教,是一种复仇的邪术”,吴悠悠说。

    “复仇的邪术?”,二爷皱眉。

    “对”,吴悠悠点头,“简单地说,这就是一个源自古密教的古老咒语,这咒语不能用来修炼,只能用来报仇。”

    “怎么说?”,二爷看着他。

    “因为这个咒语只能是横死之人在临终之际,以最后的心念念诵”,吴悠悠说,“只有这样,这个咒语才能发挥作用,将念诵者的灵魂献祭及给密教尸陀林主。若尸陀林主接受献祭,那念诵者就可以得到他的加持,从幽冥界返回人间,向仇人复仇。根据血密之咒的契约,尸陀林主允许念诵者吃掉仇人族人的七副脏腑,之后,念诵者的灵魂就要进入尸陀林,作为尸陀林主的奴隶,永世不得离开了。”

    “原来是这样……”,二爷点了点头,接着问道,“那为什么只吃马家族长的呢?”

    “他不想滥杀无辜”,吴悠悠说,“杀马家的族长,是一种态度,也只有马家族长的命,才能为马氏家族的先祖赎罪。如果不是他被马家人困了四百年,马家的先祖们早就为自己的罪行付出代价了,那样的话,也就不会祸及子孙了。”

    二爷停下脚步,“他被马家困住了?”

    “马家的先祖把玄森师徒吃掉了,他们怕这和尚作祟,于是就把他的残骨和一尊小毗卢佛像装进坛子,埋进了大毗卢殿的废墟下,并在那废墟上,修建了马家祠堂”,吴悠悠说,“那佛像源自藏地,是玄森在西京显龙寺带来的,能镇压邪灵。玄森被那佛像镇压,这才没有出来杀人,他在地下被埋了四百年,直到去年,马家修祠堂,挖地基的时候挖破了那个坛子,他这才逃出来了。”

    “哦……”,二爷恍然大悟,“原来祠堂下面的不是狐妖,是他呀……”

    吴悠悠点了点头。

    “幸亏是你跟着来了”,二爷感慨不已,“不然的话,老子现在还蒙在鼓里,这个老和尚,可真是够狡猾的……”

    “这个也怪不得他”,吴悠悠说,“他当初是一片佛心,收留了马家人,可是马家人恩将仇报,以至他师徒惨死,尸骨无存。这个仇太大了,换了谁,也不会善罢甘休……”

    “是啊……”,二爷点点头,看看吴悠悠,“走吧。”

    “嗯”,吴悠悠点头。

    爷俩转身走出胡同,向马家大宅走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