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言中文网 > 少年风水师 > 15 以魂献祭
    二爷一皱眉,“怎么个意思?”女人瞥他一眼,摆了摆手,接着指向了吴悠悠,那意思,要谈,我也和这孩子谈。不和你谈。

    二爷大怒,“你还挑上了是吧?!”

    吴悠悠拦住二爷,“您别激动……”

    女人冷冷的看着二爷,丝毫没有退让的意思。

    二爷强压怒火,小声问吴悠悠,“你和他谈,能行么?会不会对你不好?”

    “我也不知道……”,吴悠悠小声说,“应该是没事吧……”

    “别他妈应该”,二爷瞪他,“要是对你不好,老子宁可灭了他!”

    吴悠悠略一沉思,说道,“没影响,我来谈吧!”

    “真的?”二爷还是不放心。

    “真的”,吴悠悠很肯定,“就是谈而已,反正办事还是您办,我不参与就是了。”

    二爷犹豫了一下,“好吧。”

    他看看那女人,“哎,你进来跟我孙子谈吧!”

    女人点了点头。

    二爷往后退了几步,退出了通灵阵。

    女人等他退出去了,这才缓缓的走进了阵法。

    只见金光一闪,她身前出现了一个浑身是血的和尚。

    这和尚约莫四十多岁,很瘦,留着短须,身上的袈裟破烂不堪,已经被鲜血浸透了,正在滴血。

    他一出来,女人随即昏倒了。

    和尚看了女人一眼,双手合十,冲吴悠悠施礼,“小施主……”

    吴悠悠点了点头。

    和尚缓缓的坐下,长长的叹了口气,眼中流出了鲜血。

    吴悠悠也盘腿坐下了。

    “大师,你有什么冤屈,就说出来吧”,吴悠悠说。

    和尚抬起头,眼中透出了慑人的寒光。

    “贫僧法号玄森”,他说,“本是这东林寺的住持……”

    吴悠悠一皱眉,“东林寺?这里原来是寺庙?”

    和尚含着血泪点了点头。

    “东林寺始建于宋朝,是一座古庙”,他缓缓的说道,“贫僧本是西京人士,自幼在显龙寺出家,修习密法,后奉师命,来到了这东林寺内,担任主持,弘法利生。”

    吴悠悠点点头,“后来呢?”

    “贫僧来到这里之后,在这里广传法脉,东林寺的香火曾盛极一时”,和尚说道,“当时的信众们捐献了很多银钱,贫僧用这些钱,修建了一座大毗卢殿,未料大殿尚未完工,大明朝就亡了,接下来就是满清入关,生灵涂炭。大乱之下,东林寺也未能幸免,寺庙被焚毁了大半,僧众逃亡殆尽,只剩下了贫僧一人带着一个小徒,留在了这里。”

    “后来呢?”,吴悠悠问。

    “后来……”,和尚叹了口气,苦涩的一笑,“后来,马氏族人就来了……”

    “他们做了什么?”,二爷问。

    和尚看了一眼二爷,没说话。

    “他们做了什么?”,吴悠悠问。

    和尚这才继续说道,“一天夜里,他们逃难来到了这里,跪在残破的寺院外,苦苦的求贫僧收留他们。贫僧见他们可怜,心生怜悯,就让他们留下了。小徒拿出了地窖内的存粮,为他们做了斋饭,吃饱了之后,他们就住进了那未完工就已烧毁的大毗卢殿内,在那里安顿下来了。”

    “后来呢?”,二爷问。

    和尚看了他一眼,又没理他。

    “后来呢?”,吴悠悠问。

    “后来,他们杀了我的小徒”,和尚冷笑,“接着,把我也杀了。然后,把我们师徒俩,煮成了一锅肉,吃掉了……”

    吴悠悠一皱眉,“把你们吃了?为什么?”

    二爷也问,“为什么吃你们?没粮食了?”

    “没有粮食了……”,和尚看着吴悠悠,“他们赖在寺院不走,吃光了地窖内的存粮,我们没有粮食给他们吃了,他们就把我小徒抓了起来,逼着我交出粮食。我说没有粮食了,所有的粮食都被他们吃光了。他们就说,听闻当初为了修建大毗卢殿,贫僧得到了很多银钱,但是大毗卢殿并未完工,所以肯定还有剩下的银钱。他们说,只要贫僧交出这些钱,他们就放过贫僧的小徒,离开东林寺。贫僧无奈之下,只好把那些银钱交给了他们。可他们拿到钱之后,言而无信,不但没放人,反而把我小徒残杀了。贫僧悲愤之下,与他们大打出手,却因寡不敌众,被他们抓住了。”

    他深吸一口气,继续说道,“他们当着贫僧的面,肢解了小徒,贫僧心如刀割,于是为小徒诵念往生咒,超度他的亡魂。可那马氏的首领见贫僧念咒,以为贫僧要施法诅咒他们,于是就命人撬开贫僧的嘴,割下了贫僧的舌头。贫僧忍着剧痛,继续超度小徒,他们惊恐不已,数人齐上,砍了贫僧四十余刀,将贫僧活活砍死了……”

    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上。

    只见他身上全是刀伤,足有数十道,惨不忍睹。

    吴悠悠看了看他身上的刀伤,问道,“所以,你才在弥留之际,念诵了血密之咒?”

    和尚抬起头,苦涩的一笑,“贫僧本意,只是想超度小徒,贫僧这么做,全是他们逼的……”

    “什么血密之咒?”,二爷问。

    和尚没说话,看向了吴悠悠。

    “到底是什么啊?”,二爷问吴悠悠。

    吴悠悠沉思片刻,站起来,看着和尚,“血密之咒乃是邪法,纵然你吃够了七个马氏族长的五脏六腑,最终也不过是永堕魔道,无法超脱,那又何苦?不如你放过马家人,由我二爷爷为你超度,助你早入轮回,岂不是更好?”

    和尚缓缓的站起来,看了看外面的二爷,犹豫了一下,摇了摇头。

    “你什么意思?”,二爷皱眉,“觉得我不行?还是你不愿意?”

    “血密之咒,乃是以魂献祭”,和尚看着吴悠悠,“他法力有限,根本无法超度贫僧。小施主若真想帮助贫僧,那就请你,超度贫僧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