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言中文网 > 少年风水师 > 14 血密之咒
    《少年风水师》来源:

    残符随即熄灭了。

    爷俩凑到碗前,仔细看着水面,慢慢的,一个画面显现出来了。

    只见一个怀孕的女人坐在炕上,身边还睡着一个两三岁的小姑娘。

    女人的面纱已经解下来了,房间内光线很暗,依然看不清她的容貌,但她的眼中透出的寒光却清晰可见……

    二爷眉头一皱,看了看身边的吴悠悠。

    吴悠悠也正看着他。

    “要是杀了这鬼,那这女人……”,二爷叹了口气,无奈道,“这可是一尸两命啊……”

    “把他引出来”,吴悠悠说,“然后再动手。”

    “引出来?”,二爷心里一动,“怎么引出来?”

    “用通灵阵”,吴悠悠说,“这鬼有很大的怨气,但他说不出来,您布置一个通灵阵,把他引进阵内,然后和他谈判。这样,应该可以保住那女人。”

    二爷有些为难,“你这个办法到是可行,只是……”

    “只是什么?”,吴悠悠问。

    “只是你说的那个通灵阵,我不会布置啊……”,二爷尴尬的说,“你太爷爷当初就教了我几个简单的阵法,那通灵阵,他没教我……”

    “这个简单,我来布置”,吴悠悠说,“您只负责把他引出来,和他谈判就行了。”

    “你布置?”,二爷不太放心,“会不会对你不好?”

    “没事”,吴悠悠说,“啸风阵我都用了,也不在乎多用一个通灵阵。这事就别拖了,咱们今晚就把它解决了吧。”

    二爷想了想,点点头,“好!”

    他看了一眼碗里的画面,重新拿了一张黄纸,提笔蘸了些碗中的水,在纸上快速的画了一道符。

    画完之后,他放下毛笔,把符折成了一个纸鹤,用火点着,抛到了空中。

    纸鹤在空中化作了火团,缓缓飘下。

    二爷一把将火团抓进了手中,闭上眼睛,默念咒语。

    片刻之后,他睁开眼睛,看看吴悠悠,“我知道她在哪了,咱们去找她!”

    “嗯”,吴悠悠点头。

    爷俩再一次来到墙边,纵身一跃,敏捷的爬上墙头,离开了马家大宅。

    ……

    约莫十几分钟后,爷俩来到了村东的一条胡同内,在一座普通的平房外停下了脚步。

    “就是这了”,二爷看看吴悠悠,“咱们进去之后,你就布阵,然后我把她喊出来。”

    “好”,吴悠悠说。

    爷俩走到墙边,翻墙跳进了院子里。

    听到声音,屋里的女人抬起了头,看向了窗外。

    她起身下床,身形一闪,嗖的一声来到了院子里。

    爷俩吓了一跳。

    借着月光,他们终于看清女人的样子了。

    她年纪约莫二十五六岁,皮肤很白,长发,瓜子脸,一双丹凤眼,神情非常的平静,仿佛对祖孙俩的到来并不稀奇似的。

    “你知道我们要来?”,二爷问。

    女人没说话。

    “二爷爷,他生前被割了舌头,说不出话来了”,吴悠悠说,“我先布阵,然后您再和他谈。”

    “好”,二爷点了点头。

    吴悠悠随手往地上一指,轻轻的说了句,“起!”

    院子中央瞬间升起了一个淡金色结界,把爷俩笼罩著了。

    二爷吃了一惊。

    吴悠悠使用啸风阵的时候,他没看到这小子是怎么用的。

    现在,他看到了。

    他眼神复杂的看向吴悠悠,即吃惊,又欣喜,又有点酸,“你这……”

    吴悠悠很平静,他退出阵法,小声提醒,“二爷爷,可以开始了。”

    二爷深吸一口气,收敛了一下心情,转过来看着女人,清清嗓子,说道,“我知道你有怨气,进来,把你的冤情说出来吧!”

    女人冷冷的看着二爷,没动。

    二爷一皱眉,“怎么着?不给面子?那你就是想打了?”

    女人依然没动,脸上还是那副表情。

    二爷的暴脾气上来了。

    “给脸不要脸是吧?”,他手中宝剑一指女人,冷冷一笑,“别以为你藏在个孕妇身上,老子就收拾不了你!你他妈害死六条人命了,老子给你脸,跟你谈,要是不给你脸,老子立马就能灭了你!”

    女人不屑的笑了,笑的很诡异。

    “你笑个鸡毛啊笑!”,二爷怒了,“要谈就进来,不谈就滚回去!你他妈的跟老子打哑谜来了是吧?!”

    “咯咯咯……”,女人笑出了声。

    那声音,就像一只鸟……

    “嘿!我艹!”,二爷怒不可遏,唰的一声抽出宝剑,就要冲上去。

    吴悠悠赶紧过来,拉住了他的胳膊,“二爷爷,您是来谈判的,不是来砍人的,别这么激动……”

    “老子是想谈!可你看她,她他妈的笑我!”,二爷怒道。

    女人笑的扶住了门框。

    “她不是笑,是哭”,吴悠悠看看二爷,“怨灵的怨气太重,就会以笑为哭,难道您不知道?”

    二爷一愣,他还真的不知道。

    “……有这说法?”

    “有。”

    “我怎么不知道?”

    “我不知道,可能太爷爷忘了跟您说了……”

    二爷无语了。

    他清清嗓子,“好吧……那他不进来,这怎么谈?”

    “我来和他说”,吴悠悠转过来看着女人,轻轻出了口气,“大师,你受苦了……”

    女人身子一颤,猛地抬起了头,吃惊的看着吴悠悠。

    二爷见女人这样,顿时明白了,“他是个和尚?”

    吴悠悠点了点头,接着对女人说道,“大师,你血密之咒,只怕是无法继续了,既然这样,不如进通灵阵,和我二爷爷好好谈谈。不然这么僵持下去,对你也没有什么好处。前尘往事,俱已成空,你又何必自困于这人间,不入轮回呢?”

    女人惨淡的一笑,低下了头。

    “进来吧和尚!”,二爷说,“把你的冤屈说出来,二爷我为你做主!”

    女人沉默了片刻,抬起头看着祖孙俩,冷冷的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