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言中文网 > 少年风水师 > 12 血手
    《少年风水师》来源:

    此时的马家大宅外,马家的人们正在小声议论着。

    刚才那恶臭和狂风,也波及到了村里,这些人全都慌了神了。

    “刚才那到底怎么回事啊?”

    “这你还看不出来?肯定是二爷和那黄皮子斗法了呀!”“那谁赢了?”

    “还用问?肯定是二爷呀!你看刚才那风!”

    “放屁,那风是二爷吹得么?那是吴家的小少爷作法了!……哎你们说,二爷在里面开坛,却让小少爷作法,是不是二爷……”

    “别胡说!当心二爷听到,用雷劈死你……”

    ……

    马子清听着人们的议论,内心焦躁不已,他转身走到大门前,耳朵贴门,仔细听里面的动静,却什么都听不到,似乎里面根本就没有人。

    他忍不住喊了一声,“二爷,什么情况啊?”

    马志龙一把将他拉了回来,低声训斥他,“你喊什么?!”

    “三叔,里面没动静”,冯子清说。

    “你懂什么?!”,马志龙瞪他,“二爷在作法,你这么喊,惊着他老人家怎么办?!”

    “三叔,我……”

    “给我闭嘴!你们也都给我闭嘴!”

    马志龙一指那些小声议论的人们,“再敢瞎议论,我抽你们!”

    那些人见族长发话,顿时安静了下来,谁也不敢议论了。

    马志龙转过来吩咐马子清,“一边等着去!”

    马子清叹了口气,转身走了。

    马志龙自己守住了门口,再次强调,“谁也不许瞎议论!”

    人们互相看了看,都不敢说话了。

    这时,院子里传来了人落地的声音。

    噗通一声!

    马志龙心里一颤,下意识的用耳朵贴住了大门……

    这声音是二爷落地造成的。

    毕竟是六十多岁的人了,体力有些不支了,从墙上往下跳的时候,脚下没站稳,摔了个屁墩儿。

    二爷硬气,没出声,但是外面的人还是听到了。

    吴悠悠见二爷摔倒了,赶紧过来扶起他,小声问,“您没事吧?”

    “没事”,二爷拍拍屁股,绕过孙子,来到了法坛前。

    吴悠悠见他没事,这才放心了,跟着来到了他身边。

    二爷重新拿了黄纸,走进堂屋,在马志国的棺材内左三圈,右三圈,转身回来放到案上,提笔蘸朱砂,重新画了一道寻灵符。画好之后,他拿起符,掐决念咒,点燃了符,往空中一抛,接着敏捷的捏住残符,扔进了碗中……

    残符很快熄灭了。

    爷俩凑过来一看,只见那老黄皮子已经逃出了东林寺村,躲到了运河对岸的朱家老坟圈子里去了。

    “现在开了河了,这附近的村子没有船”,二爷看着吴悠悠,“方圆几十里,只有南河镇有桥,现在去追,只能先回去,然后从北河堤绕到朱家老坟圈子。”

    吴悠悠算了算,“得六十多公里……”

    “对”,二爷说,“等追过去,估计他们也跑了……”

    “这黄皮子是那鬼的爪牙”,吴悠悠说,“她带走了那鬼没吃完的脏腑,那鬼一定还会把它召回来。”

    “问题是她什么时候回来?”,二爷说,“她要是过几天再回来呢?”

    “不会”,吴悠悠看看表,“一个小时之内,她一定会回来的。”

    “你怎么这么确定?”,二爷不解。

    “那鬼之所以吃马家族长的五脏,一是为了报仇,二也是为了修炼”,吴悠悠说,“马志国是昨晚亥时被黄皮子杀死的,那鬼必须在今晚亥时末刻之前吃掉他的五脏,否则一旦过了十二个时辰,吃了也没用了。现在是七点半,离亥时还有一个半小时,那鬼不会等太久,她一会就会把黄皮子召回来,我们等着就是了。”

    “你怎么什么都知道?”,二爷惊奇的看着他,“既然你一切都了然于胸了,那我们直接去抓那个鬼,给他来个釜底抽薪,不就行了?”

    “这事要是我办,我可以这样”,吴悠悠看着他,“可这事是您在办,我是给您做助手,所以我就不能这么办了,不然,我妈妈该担心我了……”

    二爷明白了。

    “让你给二爷爷当助手,真是委屈你了……”,他感慨的看着孙子,“不愧是吴家的种儿,你太爷爷泉下有知,可以闭眼啦……”

    吴悠悠笑了笑。

    二爷清了清嗓子,继续问道,“那那个鬼在哪?你现在也是知道的了?”

    吴悠悠摇了摇头。

    “因为你现在是二爷爷的助手,所以你不能知道?”,二爷问。

    吴悠悠点了点头。

    “好吧”,二爷放心了,“这我就放心了,咱们先收拾了这个老黄皮子,然后再去收拾那个鬼!哎对了,她们一会是不是还要去马家祖坟?”

    “马家祖坟,或者是马家祠堂”,吴悠悠说,“那鬼要报仇,要泄恨,他要当着马家祖先的面,吃掉马家子孙的五脏六腑,所以要么她去祖坟,要么就是去祠堂。”

    二爷点点头,接着问,“那现在我们怎么办?”

    “继续盯着那黄皮子”,吴悠悠说,“等她回来,我们就动手,这一次,我们不用等那鬼出现了,您可以直接杀了她。”

    “好”,二爷转身盯着那碗,“马勒戈壁的,老子就盯着你,看你什么时候回来!”

    就在这时,堂屋内突然传来了一声细微的响动。

    吴悠悠心里一动,转身看向堂屋。

    二爷也听到了,跟着看向了堂屋。

    堂屋内很安静。

    接着,爷俩看到一只血手伸出了棺材。

    吴悠悠看了看二爷。

    二爷无奈,吩咐他,“你盯着黄皮子!”

    吴悠悠点了点头。

    二爷从桌上拿起七星宝剑,转身进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