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言中文网 > 少年风水师 > 11 怀孕的女人
    听澜本尊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更方便。

    去年正月,马家连丧了五位族长。

    这些族长下葬的时候,祖坟墓碑附近都出现了凝固的人血,下葬了五次,就出现了五次。

    二爷当时很纳闷,他在和狐妖斗法的时候,也曾问过那狐妖。狐妖只是简单的说了句,那些血是她留下的,她每杀一个马家的族长,就会到马家的祖坟前,留下一片血,为的是羞辱马家的祖先,让他们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把他们的子孙赶紧杀绝……

    对于这个说法,二爷没多想,就信了。

    但是现在他意识到了,这件事,绝对没那么简单……

    “那老黄皮子的红包袱里,是马志国的心肝脾胃肾”,吴悠悠说,“她带着这些脏腑蹲在墓碑上,是在等那个鬼,以供上这些血食。现在时辰快到了,那鬼一会就来了,所以她不敢不回来。”

    二爷转过来,看着他,“那鬼会在墓碑前吃掉马志国的五脏?”

    “嗯”,吴悠悠点了点头。

    “难怪会有那些血……”,二爷明白了,“感情那五位族长的五脏,都是被那鬼给吃掉了……”

    他不解的看着吴悠悠,“这到底是什么鬼?!马家到底怎么得罪他了?”

    吴悠悠摇头,“时候不到,不能说。”

    二爷点点头,接着问道,“等一会那鬼到了,咱们直接灭了他?”

    “先看看再说”,吴悠悠说。

    “好吧”,二爷转头看了看马家祖坟,“我到要看看,到底是什么鬼,把老子都给骗了!艹!”

    “嘘……”,吴悠悠示意他收声,指了指远处。

    二爷转头一看,只见那女人提着包袱,又回来了。

    这一次,她没直接去马家祖坟,而是来到了河堤上。

    二爷赶紧闭嘴了。

    女人速度快,身形闪了几闪,窜上了不远处的一棵树,警觉地看向了马家祖坟。她怀疑那里有人,但是却什么都看不到,所以她也来到了河堤上,想居高临下的看清楚。

    二爷看了看吴悠悠。

    吴悠悠很平静,他指了指远处的村口,示意二爷看那边。

    二爷转头一看,只见一个女人走出了村子,缓缓的向这边走了过来。

    女人?!

    二爷擦了擦眼睛,仔细看那女人。

    离得太远,天又黑,根本看不清楚她的模样,只能看出这女人行动有些迟缓,似乎很胖似的,走的很慢。

    远处树上的老黄皮子也看到了女人,她犹豫了一下,敏捷的从树上下来,嗖的一声冲进了马家祖坟,跳到墓碑上,蹲了下来。

    二爷看看吴悠悠,小声问,“那个女人,就是那个鬼?”

    吴悠悠点了点头。

    二爷下意识的握紧了宝剑,嘴角一笑,“马勒戈壁的,可算来了……”

    女人走的很慢,走了足足十几分钟,这才走进了马家祖坟。

    来到墓碑前,她停下了脚步,抬起头,看向了老黄皮子。

    爷俩这时看清楚了,女人很年轻,脸上蒙着一条纱巾,看不清五官样貌,但她的肚子很大,明显是怀孕了,且月份不小了。

    这是个孕妇!

    二爷心头一凛,再次看向了吴悠悠。

    吴悠悠明白二爷的意思,鬼一般不敢靠近孕妇,不然会魂飞魄散。而这个鬼不但不怕孕妇,反而还附到了孕妇的身上,那这鬼的凶猛,可想而知……

    二爷下意识的咽了口唾沫,手心不由得冒汗了。

    吴悠悠却并不惊慌,他此刻的注意力,全在那女人和黄皮子身上了。

    黄皮子见女人来了,跳下墓碑,走到女人面前跪下,双手捧着包袱,献到了女人面前。

    女人眼神很冷,伸手解开了包袱。

    顿时,一股更刺鼻,更恶心的味道弥漫开来。

    吴悠悠一皱眉,下意识的捂住了嘴。

    月光下,女人从包袱内拿起了马志国的心脏,吃了起来。

    她吃的津津有味,吃的满嘴是血,咔哧咔哧的嚼着,一边嚼,一边盯着老黄皮子。

    老黄皮子跪在地上,捧着包袱,身子不住的哆嗦。

    女人吃完了心脏,接着又拿起了马志国的肝脏,继续吃了起来。

    内脏上的血本来已经干涸了,但是被女人这么一嚼,里面那些尚未凝固的血随即溅了出来,顺着女人的胳膊,滴到了地上。

    吴悠悠实在忍不住了,哇的一声吐了。

    这一声不要紧,女人猛地看向了这边,接着如旋风一般,转身向村里跑去。

    老黄皮子匆忙的收起了包袱。

    二爷见状,一声大吼,从树上跳下,刷的一声抽出七星宝剑,冲下河堤,冲进了马家祖坟。

    吴悠悠吐了几口,吃力的从树上下来,扶着树干又吐了。

    此时的二爷已经冲进了马家祖坟,挥舞着七星宝剑,想去追那女人。

    老黄皮子一声怪叫,放出一个臭屁,嗖的一声化作黄烟逃走了。

    冲天的恶臭瞬间弥漫开来。

    二爷被熏的身子一晃,差点倒下,赶紧捂住了鼻子。

    再看女人和黄皮子,全都不见了。

    二爷气的一跺脚,强忍着恶臭,转身回到了河堤上。

    刚一上来,一股风扑面而来,将他吹得一个趔趄,滚下了河堤。

    狂风呼啸而起,卷起了漫天的烟尘。

    老坟圈子内的雾气被一扫而空,那些冲天的恶臭,也随即四散了。

    二爷滚到了下面的乱草中,他蜷缩着身子,等了好一会,风这才停了。

    此时的二爷,已经成了一个土人了。

    他站起来,咳嗽着拍了拍身上的土,再次回到了河堤上。

    吴悠悠坐在树下,靠着树干,正在喘息。

    见二爷上来了,他扶着树干站起来,有些惭愧,“二爷爷,对不起……”

    二爷一笑,走过来,一拍他肩膀,“你这小子!”

    吴悠悠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先回去吧。”

    “好!”二爷说。

    爷俩走下河堤,穿过马家祖坟,向村里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