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言中文网 > 少年风水师 > 10 马家祖坟
    《少年风水师》来源:

    吴悠悠紧跟着走进了屋里。

    来到棺材前,二爷用黄纸在马志国尸体的额头上左三圈,右三圈,转完之后,转身走出了堂屋。

    吴悠悠跟在二爷屁股后面,又回到了法坛前,继续看他作法。

    二爷将黄纸放到案上,拿起七星宝剑,掐指诀,走罡步,念咒语,调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神护卫法坛,接着抓起一把大米,洒到了空中。大米落地之后,整个宅院内的气场为之一震,潜伏在附近的数只黄皮子纷纷化作黄烟,逃出了胡同。

    立了法坛,净了气场之后,二爷放下宝剑,拿起了毛笔,蘸朱砂,在黄纸上笔走龙蛇,快速的画了一道寻灵符。画完之后,他放下毛笔,拿起符,掐手决默念了几句,将符点着,往空中一抛,接着敏捷的捏住还在燃烧的残符,轻轻扔进了碗中。

    碗里装着清水,残符瞬间熄灭了。

    二爷凑到碗前,仔细看了起来。

    吴悠悠也凑过来,一起看向了碗内。

    水面逐渐平静了,接着显出了一副画面:一个身穿红色长袍的中年女人蹲在一个高大的墓碑上,手里提着一个红包袱,正在警觉地四下观望。她眼睛细长,下巴很尖,脸上雪白,在月光的映衬下,显得格外的诡异,令人不寒而栗……

    二爷看了看吴悠悠。

    吴悠悠也看了看二爷。

    “是马家的祖坟,在村北”,二爷说。

    “嗯”,吴悠悠点头。

    二爷用手弹了一下碗,画面消失了。

    接着,他问吴悠悠,“咱们现在去?”

    吴悠悠看看外面,“村里到处都是这老黄皮子的子孙,咱们就这么去,肯定不行。”

    “那怎么去?”,二爷问。

    “您会隐身么?”吴悠悠问。

    “不会”,二爷摇头。

    吴悠悠略一沉思,拨开他,拿起笔,蘸朱砂,在黄纸上画了一道符。

    二爷在旁边看着,看的满头雾水,“这是什么符?”

    “藏形符”,吴悠悠说。

    “藏形符?”,二爷皱眉,“还有这符?我怎么不知道?”

    “您当然不知道”,吴悠悠放下毛笔,拿起符折好,交给他,“这是太爷爷传给我爸爸,我爸爸又传给我的,我给做了些改进,应该管用。”

    二爷接过符,疑惑的看着他,“应该?”

    吴悠悠点了点头。

    二爷将信将疑,把符放进口袋,问他,“这样他们就看不到我了?”

    “对”,吴悠悠一指墙头,“咱们翻墙出去,您只要别说话,他们就看不到您。”

    “哦”,二爷看看他,“那你呢?你不再画一道?”

    “我不需要”,吴悠悠转身走到墙边,纵身一跃,敏捷的窜上墙头,翻出了院子。

    二爷无奈,只好拿了宝剑,一阵助跑,窜上了墙头。

    马家大宅外,围了很多人。

    二爷蹲在墙上,看了看下面的马家人,冲他们挥了挥手。

    见没人理自己,他这才放心了。

    他看了一眼远处的吴悠悠,小心翼翼的跳下墙头,几步来到了孙子身边,冲他一挑大拇指。

    “走吧”,吴悠悠小声说。

    “好”,二爷带着他,绕过人群,快步走出了胡同。

    ……

    十几分钟后,爷俩出了村,来到了马家祖坟。

    马家祖坟在村北,紧靠着运河河堤,周围全是几百年的老坟,每到晚上,这里都笼罩着一层雾气,阴森无比。

    爷俩走进坟圈子,放慢了速度,蹑手蹑脚的来到了一座老坟后面,潜伏了下来。

    在这个位置上,能清晰的看到不远处的墓碑和墓碑上的女人。

    月光下,女人的脸白色吓人。

    空气中弥漫着浓重的腥臊味,臭烘烘的脏腑味,还有刺鼻的血腥味,随着夜风四散,令人阵阵作呕。

    吴悠悠差点吐出来,赶紧捂住了嘴。

    二爷从口袋里摸出一个小瓶子,拧开,送到他面前,示意他抹一些到鼻子下面。

    吴悠悠强忍着恶心,接过来,从瓶子里倒出了一些药液,抹到了鼻子下面,这才好多了。

    他把小瓶子还给二爷,转身继续看那墓碑上的女人。

    药液的味道很淡,但黄皮子的嗅觉是极其发达的,女人闻到了这味道,警觉地站了起来,四下搜寻。

    二爷一看,下意识的想站起来。

    吴悠悠按住了他,示意他别急,没事。

    二爷看他一眼,点了点头。

    女人意识到有人来了,她犹豫了一下,跳下墓碑,嗖的一声不见了。

    二爷一怔,看了看吴悠悠。

    “她会回来的……”,吴悠悠小声说。

    二爷这才松了口气,点点头,“好。”

    吴悠悠站起来,四下看了看,把目光投向了不远处的运河河堤。

    “我们去河堤上”,他小声对二爷说。

    二爷看了看,站起来,“好!”

    爷俩转身走出坟圈子,一溜烟的跑到了河堤上。

    河堤两边全是大树,吴悠悠选了一根,敏捷的爬了上去。

    二爷等他上去了,把七星宝剑扔给他,接着一撸袖子,自己也爬上去,在他身边找了个树杈,坐下了。

    他从吴悠悠手里接过宝剑,接着问他,“那老黄皮子真的会回来?”

    “她不敢不回来”,吴悠悠说。

    “为什么?”,二爷问。

    吴悠悠看了看远处的马家祖坟,指着后面的几座新坟问二爷,“那几座新坟,是去年马家那五位族长的吧?”

    二爷看了看,点点头,“对!”

    “他们下葬的时候,您没发现有什么异常么?”,吴悠悠问。

    二爷一愣,猛地想起来,“马家祖坟的墓碑?!”

    吴悠悠点了点头。

    二爷恍然大悟,转头看向那墓碑,“我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