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言中文网 > 少年风水师 > 09 江湖骗子
    ???

    天黑后,他们重新回到了东林寺村,再次来到了马家大宅。

    此时的院子里,已经没有那么多人了。

    马志国的棺材停在堂屋内,棺材盖依然开着,血腥味和骚臭味依然弥漫,非常的刺鼻。

    马志龙把二爷和吴悠悠请进院子的时候,那老道师徒也正好从堂屋里出来,只见师徒俩紧走几步,冲到厕所外,哇哇大吐了起来。

    马子明紧跟着走过去,给他们拍了几下后背之后,自己也吐了。

    二爷和吴悠悠停下了脚步,看着那俩道士。

    马志龙看了看爷俩,那意思他过去看看情况。

    二爷面无表情。

    吴悠悠点了点头。

    马志龙松了口气,走过去,小声和他们说了几句。

    老道士胡子雪白,很长,看上去仙风道骨的,只是吐得太厉害,呕吐物沾到了胡子上,以至于胡子都打绺了。

    他的那个徒弟五十多岁,很胖,大脸蛋子跟球似的,留着两撇八字胡,此时也吐得五荤八素,站都站不稳了。

    马志龙等他们缓过来,这才把他们领了过来,给祖孙俩引荐。

    “二爷,小少爷”,他小心翼翼的给祖孙俩介绍,“这位是上京来的于道长,这位是于道长的高徒朱道长。”

    接着,他给两个道士介绍吴家的爷俩,“二位道长,这位是我们沧城本地有名的高人,吴君怀吴二爷,这位是吴家的小少爷……”

    那个老道士打量祖孙俩一番,抱拳道,“哦,吴二爷,久仰……”

    马志龙一怔,赶紧问,“于道长,您没听说过吴二爷?”

    老道士虽然吐得脸色发青,却仍旧一脸的傲慢,慢条斯理地说道,“在上京的时候,也听圈里人说起过二爷的大名,今日得见,果然名不虚传……”

    二爷微微一笑,“客气了!”

    马志龙暗暗叫苦,这下连他也看出来了,这个于老道根本不是什么高人,基本是个骗子无疑了。

    这个不难理解,江湖上没有人不知道梅花圣手吴四爷的大名,当年老爷子去世的时候,九街戴孝,千人送葬,轰动了整个沧城,也震惊了整个北方风水界。东林寺离南河镇不过三十多公里,且马家有事一直都是请吴家出面给解决,所以吴家在风水圈的地位,马家人自然是很清楚的。

    反观这位仙风道骨,号称高人的于道长,在上京混迹多年,却连吴家都不知道,只从这一点就能看出,这人,就是个江湖骗子。

    马志龙暗中擦了把汗,恨恨地看向了马子明,掐死他的心都有了。

    他心说幸亏吴家爷俩最终还是来了,这要是人家一怒之下,真的不管马家的事了,自己这条命今晚不就交代了么?想到堂屋里棺材内的二哥,他不由得打了个冷战,吓得手都哆嗦了。

    二爷看他一眼,清清嗓子,说道,“这里的情况白天我们已经看过了,现在也没什么可看的了。这样吧,老三,你带我们爷们去休息,这边的事,就麻烦于道长了。”

    于道长一听,顿时心中一凛。

    他根本不是道士,只不过是看现在风水师和道士比较火,容易赚钱,所以就买了身衣服,装成道士滥竽充数骗钱的。所谓风水,他根本不懂,术数更是一窍不通,全靠营销和这身装扮来骗人。一般的事情,他去了之后,装模做样的开坛作法,还能蒙过去。马家的事可是血淋淋的,他刚才一看见棺材里的马志国,腿就已经软了,哪里还敢趟这个浑水?

    所以见二爷这么说,他赶紧推辞,“不不不,二爷客气了。这件事,还是请二爷来办吧,贫道还有事,先回上京了。”

    他带着弟子要走。

    二爷伸手拦住他,“别呀!来都来了,怎么也得给马家看看呀。这件事邪性的很,我这心里也没底,见到道长你来了,我也是松了口气。这样,你先办,办不了,我们爷们儿再接手,怎么样?”

    “我看就不必了”,于老道强作镇定道,“贫道一看二爷,就知道二爷是高手。刚才贫道也推算过了,这件事,必须本地的高人来办才可顺利,贫道师徒一直住在上京,这件事,我们还是不要插手得好,以免耽误主家的大事……”

    他冲马志龙一抱拳,“告辞!”说完,他不等二爷说话,带着徒弟逃也似的走出了院子。

    马志龙愤怒的看着马子明,咬牙切齿的问,“这就是你介绍的高人?!”

    马子明尴尬不已,惭愧的低下了头,“三叔,对不起,我也不知道他们竟然是这样的人……”

    马志龙恨恨地指了指他,转过来对二爷说,“二爷,幸亏您来了,麻烦您了……”

    二爷一摆手,“算了,不提了。你马上让这里的人回避,准备桌子,我要开坛作法!”

    “好”,马志龙点头。

    二爷在马家作法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所以该准备什么,马家人很清楚。

    不一会,他们就把桌子,香烛,纸笔,大米,红线,清水等物准备好了。

    二爷检查了一下,确认没问题之后,让马家的人全部回避了。

    马志龙点了点头,带着马家的人退出了院子。

    二爷点上蜡烛,从包里拿出八卦镜,镇魂铃,接着又从背上解下了七星宝剑,准备作法了。

    吴悠悠没见过二爷爷作法,在旁边看的很认真。

    二爷见马家的人都出去了,小声问吴悠悠,“找到黄皮子之后,怎么办?”

    “先找到它藏身的地方,然后,我们去找它”,吴悠悠说。

    “好”,二爷点点头,从桌上拿起一张黄纸,转身走向了堂屋。